大量投资级债券的降级可能很难被非投资级市场吸收,导致波动性和息差上升。OECD估计,在这种背景下,发达与发展中国家的发债企业未来三年将迎来2000年以来最大一波偿债高峰。

爱立信CEO鲍毅康(Borje Ekholm)对此表示:“这次收购将进一步强化我们的业务,首先是4G……最终是5G。对我们而言,这是一次非常重要的战略收购。”(李明)